崔媽媽優良搬家公司網 崔媽媽回頭車共乘服務

搬家推薦崔媽媽評鑑優良搬家公司

崔媽媽優良搬家網
關於我們
聯絡崔媽媽
網站導覽
 
 
 
 
特別專區
企業人物 最新活動
    

犀利老薑楊賢明,親手打造新銳寶刀楊濟寧

崔媽媽基金會《世代接力,相傳搬家薪火》系列

■ 業務經理楊賢明首創搬家業包價制,開啟業界計費新頁
■ 以「搬遷工程平面圖」及專業工法,使乙久利成為企業搬遷的領導品牌

文/崔媽媽基金會

乙久利搬家公司,自2004年2月開始成為行政院消費者保護委員會認定之消保團體崔媽媽基金會審核授證《全國優良搬家公司》,該公司於1996年5月在台北市內湖區創辦成立。2012年,12車24人,每年平均創造約2300個搬遷服務。

楊賢明名片上的頭銜是乙久利搬家「業務經理」。他在1978年便投入搬家貨運業,時逢政府進行大規模公共投資、景氣從石油危機中復甦的進口替代時期,國民所得持續成長,也使包括搬家貨運業等各類產業蓬勃發展。楊賢明不僅親歷台灣自創造經濟奇蹟以來的起起伏伏,也藉由他長期身處搬家業的觀察,成為業界三十餘年來重大轉變的鮮活見證。

出身基層師傅的楊賢明,深耕搬家業成果斐然:除了首創國內業界包價制計費外,還利用年輕時學得的土木工程知識,設計出搬遷工程平面圖,並與時俱進地發展專業工法,使企業搬遷成為楊賢明(以及現今乙久利搬家)的拿手絕活;同時也歷練出自己一套獨特的員工管理與公司經營哲學。

兒子楊濟寧今年24歲,進入父親接手的乙久利搬家時,幾乎就是當年楊賢明踏進搬家業的年紀,也同樣從基層的外場搬遷學起。從學生時代就決心繼承父親衣缽的楊濟寧,憑著超乎同齡者的興趣與熱情,在正式入行至今不到兩年間,無論是外場搬遷或是公司經營都有驚人的進展。如同父親望子成龍的心情,楊濟寧亦有殷切的自我期許,希望不久後即能真正獨當一面,讓辛勤一世人的父親退休享受人生。

企業人物

▲ 乙久利搬家業務經理楊賢明(右)對兒子楊濟寧(左)從事搬家業的能力與進步速度深具信心與期待

【早出晚歸打拼的黑手老爸 × 補習班相伴的鑰匙兒童】

問:楊經理當初如何跨入搬家業?

楊賢明(以下簡稱賢):我退伍後,本來在高雄當工地主任,月薪才3000多元,結了婚生了女兒,靠這種薪水實在很難生活。在工地待了半年多,剛好有朋友在台北的貨運公司做靠行司機,他說公司正缺人,而且每個月最少可以賺一兩萬,所以我二話不說就決定過去。

不久後公司跨足搬家生意。那個年代貨運很好賺,而搬家就累得多,還要配合客戶時間,業務規模又小,沒什麼人想做搬家。我剛到台北手頭拮据,只要有工作,不管時間早晚、是否假日照常上工,不在意搬家不好做、利潤差。那時行情是在市區一趟約450元,若客人會講價錢,或是短程搬遷還可以減到400元。

一開始找不到助手幫忙,就我一個人搬;一天做不完的只好和客戶商量分兩三天搬完。記得曾經有客戶是家工廠,我自己每天至少搬十趟,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花了一整個星期才搬完。

這麼打拼,是想要拼一棟房子。在大熱天收工回來常熱到中暑,老闆娘擔心我累到掛,一直要我多休息,還交待其他同事,有工作不能讓我知道。

問:爸爸工作這麼拼,濟寧以前都怎麼和爸爸相處?從小覺得爸爸是什麼樣的人?

楊濟寧(以下簡稱寧):從我懂事開始,就看爸爸做這一行,每天工作早出晚歸,不管趟次好不好賺都要去──直到我長大一點,他換公司當了主管後,上下班才比較規律。媽媽也要工作,所以我從小就是鑰匙兒童,放學就向安親班報到;尤其從小五到高三畢業那八年,幾乎都在學校和補習班渡過,待在家的時間不多,也很少看到爸爸。

小時候覺得爸爸很兇──當然後來年紀大了,脾氣也比較圓了──而且開始上補習班後,我都是被押著唸書,和爸爸也不太交談;與媽媽關係就比較好,所以父子都透過媽媽傳話。一直到上了高中,自己的興趣更廣泛,會想要問更多;同時爸爸也覺得我長大了,聽得懂大人的事,父子倆才漸漸有話聊,我也開始加入爸媽在晚餐後的散步習慣,和爸爸的談話主要就在那個場合。

賢:他都是補習班帶大的。以前家在汐止,我八點上班,孩子七點半上課,六點五十還沒出門就來不及。所以每人配一副鑰匙,時間到了就各自鎖門出去;小孩下課後就去補習,我下班回家後孩子都差不多睡覺了。

【把搬家器具當玩具,童年玩出未來職涯雛型】

企業人物

▲ 訪談中回憶往事,楊賢明(左)維持一貫的悠閒,談笑自如;而兒子楊濟寧在旁則不時從容地應接客戶來電

問:從小看著爸爸做搬家業長大,對這一行有什麼感覺?會因此想踏進搬家業嗎?

寧:從小我就在貨車堆中跑來跑去,搬家器具就是我的玩具。第一次接觸這一行是國小三升四的暑假吧,好奇搬家業是長什麼樣子,我就當爸爸的助手跟著跑車,顧車、按電梯或昇降機、幫忙搬比較輕的物品之類,「薪水」是每天五十元。之後就因為忙著補習,就沒再做了。

小時候只覺得爸爸很厲害,可以每天在外面跑、什麼東西都能搬。當時太小了,根本不知道辛苦是什麼,也沒有想到要當搬家師傅。

我真正對搬家業有興趣,立志要入行,是在高中畢業的暑假,我進了爸爸的公司去工讀,發現這一行雖然工時很長,但一星期就賺一萬,比一般打工好太多了;那時候公司都是做大生意,通常是早上六、七點出門,到晚上十一、二點才結束,但當時年輕,只要回家補個眠就好了,而且領到錢也很有成就感。這就是我想踏入搬家業的最原始動機。

不過爸爸這三十幾年走過來,覺得這行太辛苦,曾經和媽媽試著打消我這個念頭。他曾說,如果我進搬家業「誰會想用你?」。說真的他的擔憂也很務實,但是或許一直以來,我不斷地和爸聊搬家的事、不斷發問──這些問題也沒有多深入,也就看到什麼就問什麼,頂多類似那個東西要怎麼搬之類的──他看我這麼有心,才轉而支持我這個願望。

問:所以濟寧進乙久利工作,應該是如願以償了?

寧:算是向夢想進一步啦,不過還正在圓夢中。

問:濟寧在高中和大學都主修汽車相關科系,是和爸爸的職業有關?

寧:倒不是,而是我從小就喜歡汽車。小時候用來放玩具的兩個洗衣籃,裡面滿滿的都是爸媽給的火柴盒小汽車,沒有其他男生愛玩的鋼彈、變形金鋼之類的;在路上不管是在路上跑的或是停在路邊的車,都會很好奇地問身旁的爸爸。

我決定選這一科系,爸媽都很尊重我,沒什麼意見。就連我去學其他自己想學的,他們也完全支持。例如我喜歡撞球,在老一輩的觀念裡是不良習慣,但爸媽不僅贊成,我的第一支球桿還是他們買的。當然啦,支持的前提,是我要清楚說出自己的想法。

【嚴格要求紮穩馬步,從辦公桌看見蛻變】

企業人物

▲ 入行不到兩年,楊濟寧不僅在外場獨當一面,在辦公室已能獨立接案,與客戶對答如流

問:濟寧進了乙久利,都是爸爸帶領你嗎?怎麼帶領?

寧:去(2011)年七月我退伍後進乙久利開始,大約一年間,爸爸都會帶著我出去大小現場觀摩學習;到後來,我出門工作前他會先告訴我該怎麼做;最後是他會問我打算怎麼做。以前我不懂的時候,他會很強勢地要我照他的方法做;可是他同時也在觀察我,對我也有不一樣的想法時,就會開始找我討論。

這個轉變從我的辦公桌上也看得出來。以前爸爸帶著我去估價時,我桌上放的是爸的泡茶用具;現在放手讓我自己去估價,泡茶用具也移走了,桌上擺的是一疊厚厚的估價文件。

賢:我常對他說,你去估價有沒有成交不重要,重點是你要自己去多看、多學、多觀察。像上週吧,我帶他去行政院估價,我們到了就分兩路,各自去一個個隔間觀察,兩人交會時,就逐個隔間核對兩人各自的估計車數。這就是個很好的學習機會。雖然這個案子最後沒有拿到,有多少人有機會去行政院仔細走一圈,看那麼多東西?

寧:這種現場的機會教育就是我喜歡的學習方式,立刻學習,對錯也可以立刻驗證。

至於在外場,我遇到問題就會當場去問師傅,畢竟人家有經驗,只是看他願不願意教,願意的就會仔細告訴你,例如手勢該如何、重心或平衡點在哪,如何施力才能背起來。

爸爸雖然多年來已經培養了很多外場師傅,但還不曾培養過一位由內到外都有經驗的,我是第一位。他也沒有系統化的整套訓練法,只能遇到什麼就教我什麼。(問:怎麼記錄學習到的東西?)其實很多東西都是可以數據化的,變成一套SOP。但是我沒有真正的筆記下來,都是記在腦子,久了就自然記著了。

問:會覺得爸爸對你的要求很嚴格?

寧:以前面對爸爸的要求,有時我會喘不過氣來,也只能轉個心念去想,以我這個年紀,在搬家業能夠做這個程度的有幾人?當然心裡清楚爸爸的用意,雖然在喘不過氣的當下不會這樣想,但冷靜下來還是能體會。何況我也對自己有所期許。

問:爸爸會罵你嗎?

寧:會啊,罵最兇的時候是在頭一年,但都是關起門來罵,不會在員工面前。師傅還是都聽得到,只是在我面前不會講什麼。

我這個人也是就事論事啦,或許他覺得即使是犯了小疏忽,還是可能導致一連串的錯誤。但有時候會覺得雖然我也有錯,也不至於要罵那麼兇吧。所以有不同的意見時,我就會在事後找機會告訴他。

問:爸爸個性和你有什麼不同?面對各種工作狀況,有什麼不同處理方法?

寧:他是急性子的人,沒有所謂「停下來」這件事,就是一直衝。我會習慣看情況,覺得該停下來的時候就會停,該趕的時候才會趕。所以他有時就覺得我太慢。但我就會分析給他聽,某些事沒必要一直趕。如果我說服他了就沒事,否則還是必須聽他的意見。

偶爾會有意見相持不下的時候,我的做法是先讓他離開現在的空間,然後我照我自己的方法去做,做完之後再讓他看。(問:要怎麼讓他暫時離開這個空間?)就先聽他把話講完啊。

當然啦,也是有過照我方法做完,但反思之後覺得還是老爸方法比較好的情況。當我覺得老爸方法怪怪的,做出來的效果卻比較好,我就從中觀察、思考。這時爸的反應很簡單:「我是不是跟你講要這樣做?」

【「成功前必被蹧蹋過」,勇敢踏上接班必經路】

問:濟寧面對這些比你資深、年長的師傅,如何與他們相處?

寧:這些老師傅對我這個老闆的兒子,多少有「看你到底有多行」的感覺,會丟出各種狀況、問題,讓我遇到挫折。我開始獨立出去外面帶場後,一定要立刻想辦法解決。有一次廠房搬遷,搬遷當天才發現有些前一天就該包裝的物品沒有包,本來這不妨礙搬遷的進行,但有些師傅就對我說,這些東西沒辦法搬耶。現場也沒帶包材,怎麼辦?車既然開來了,一定會有某些裝備,我就決定先用車上的棉被包好東西後再上車。

如果我當時不在現場,他們絕對有辦法處理,但他們就是故意要弄出些狀況,或至少刻意不管。我就必須這樣臨時想方法對應。這是我當初決定進乙久利時所沒料到的。

當初另一個沒料到的狀況是,外場的師傅對我的雜音會居然這麼多。遇到這種狀況,爸爸不在身邊時,就會覺得很無力。雖然有些企業第二代,寧可自己去外頭工作,不願承受這些閒言閒語,但我心裡明白這是必經之路,當年爸也是聽這些聽過來的,而且比現在還嚴重。

每一位成功的老闆,他都要被蹧蹋過,這我很清楚。重點是要讓自己敢去走這一段,遇到這些聲音怎麼辦?當下不能解決的,笑笑就過,回家再問我爸。

問:爸爸會怎麼安慰兒子?

賢:我只是告訴他以前我有多慘。你也只能轉個心念去想,轉得過就海闊天空,轉不過就得自己承受。有些事看得太重,反而是累到自己。

對搬家公司來說,所有搬遷工作的環節都有解決的流程;但是一樣米養百樣人,唯獨「人」的管理是所有業者都會面臨到的問題,也最難解決。

問:說到人員管理,楊經理有什麼方法嗎?濟寧怎麼學習?

賢:我管理方法都是摸索出來的。以我個人來說,我管理員工是無為而治,不喜歡太硬的風格。我對師傅好,師傅自然會對客人好;對師傅玩陰的,師傅出去就會對客人玩陰的。上樑不正下樑就歪,管理就是一種潛移默化。

以前這一行菜鳥被老鳥排擠、欺負的現象很普遍──有時候還會打罵,很不人道──除非你能力夠強。但我不喜歡這樣,有時會問欺負菜鳥的師傅,為什麼要這麼兇?他回答,以前人家也是這樣對我啊。我反問,那你當時是不是很痛苦?換個立場想,待人不要用這種方式。

寧:對。爸常說,要當別人的前輩、主管,就要懂得安撫、接納他們,把自己的脾氣個性「收起來」,還要有足夠的心胸,不然你的格局就做不大。

賢:但是不管用什麼風格管理,要培養適當的幹部,和建立合理的制度,這樣管理才能長久順利。我在以前的公司當主管時,頭四年幾乎沒休息,就是在培養組長(幹部)──按照每位組長的不同專長培養,例如有人擅長上下架、有人是定位、有人是出貨…什麼人在什麼位置──等到組長能協助掌握現場、管理其他人手,我就不再吃力了,只要帶好組長就好。

寧:爸爸現在很堅持我出去帶外場,不管規模大小,帶場時就去觀察學習,看人家怎麼做;或是現場有需要有比較急迫的事情,我就去當聯絡客戶的窗口。我現在做的工作,差不多就是爸當年在以前公司做的。就像韓信擅長「將兵」(領導士兵),但是劉備更擅長「將將」(統御將領、幹部)。把「將」培養好了,大家好做事,業務規模才會變大。

問:濟寧進乙久利到現在,有過真正公司管理的機會嗎?怎麼渡過?

寧:去年農曆七月爸爸出國旅遊八天,我就全面代理他的工作。期間負責了一個很花精神、時間的案子,表面上我報的價格很漂亮,超過14600,但實際結果是賠錢的。爸爸沒有罵我為什麼一個案子接成這個樣子,只告訴我日後這個情況該怎麼做。對他來說,賠錢收場不要緊,最重要的是我有沒有學到什麼?有沒有找到答案。從中學到經驗(賢:那案子要用到協力廠商,還要叫吊車、辦保險…這次雖然跌跌撞撞,也算一次經驗)。

當時遇到問題的確很緊張,但基本上那八天就平常心渡過。今年爸爸出國十二天,有了經驗就更從容面對了,就當它是平常週六時爸媽不在辦公室,由姐姐和我代理。

【全年無休的7-11式打拼,工作即生活】

企業人物

▲ 楊賢明父子在辦公室、在家中都會討論工作,這是他們互動的常見模式,也隱約可見楊賢明早年辛勤打拼精神的延續

問:楊經理只有週六會休息?父子倆的休假時間怎麼分配?

賢:大致上是我休週六,濟寧休週日(寧:以前他在週六還不太放心我,三不五時打電話過來。現在就不會了)。但其實這一行沒辦法真正休息,我們一天24小時都待機,整天帶著手機處理臨時狀況。三更半夜也會被吵起來:曾經有位客戶凌晨四點多打給我,說他們睡不著,把東西整理好了,要我們立刻過去搬。這類事情沒經歷過是沒法體會的,如果修養不夠,隔天情緒絕對會被影響。

寧:因為什麼時候都可能客戶來電,就養成一些職業習慣,例如偶爾電話一陣子沒響,爸爸就會用別的電話測試,看辦公室電話是否正常轉接回來。那麼多員工要生活,公司需要生意,就算半夜電話響了也要接。

我也怕手機沒電或出問題。辦公室電話會轉接到爸爸的手機,他不方便接時,就會把手機交給我,當沒電時又沒帶電池怎麼辦?就只能把SIM卡拆下來,換到我手機上繼續用。

問:工作時間這麼長,兩位有什麼休閒活動嗎?

賢:搬家業是全年無休的行業。除了每年農曆七月份,我會撥出一段期間出去旅遊之外,我們甚至有三次連春節沒有休息,配合企業客戶搬遷,趕在大年初五上班前完成。

寧:很久以前爸爸還會和同事相約到附近海岸潛水或釣魚,到後來他就幾乎沒有休閒活動,現在除了一年出門旅遊一次外,平常就是坐在客廳「給電視看」。因為說真的,出門休假還得帶手機和小本子來記錄工作事項,很不方便。

我在農曆七月也會旅遊幾天,和爸爸的檔期錯開,此外也沒有休閒。白天工作,晚上回家除了和爸爸討論工作外只想睡覺。頂多就久久去打撞球一次吧。

問:連晚上在家也會討論工作?

寧:對,這是我們經常的模式了。在家裡想到工作就會問爸爸,例如白天遇到什麼疑問或困難;或是他會問我今天的狀況,我再告訴他,然後開始討論。去年底有一件倉儲搬遷,有2000多坪,總共一萬多箱,我們實際進行了六天半,事先我們在家裡就談了三個晚上。

【父子共同的期望:「多年功力瞬間傳輸」】

企業人物

▲ 楊賢明(左)始終被兒子楊濟寧(右)視為從業學習的標竿

問:楊經理對濟寧有什麼期待?

賢:他現在還年輕,有時對師傅講話比較衝,聽起來像罵人,有些人聽來會不高興。我就告訴他,要用激勵的大家才會接受。我講的這一套哲學,你沒有開竅就很難做好管理。不過比起之前,現在這類情況就少很多了。

從很多小細節就看得出師傅對他的向心力如何,目前有一半一半了。領導員工是要帶心的,你在他們心中不是老闆,你就會帶得很辛苦。

寧:有時候這純粹是語氣的關係。在對師傅講話很衝的當下,自己未必感覺得到,但事後想想覺得不大好,我就會告訴爸爸,他就會去向那些師傅疏通、安撫,說明我自己的想法;同時他也會教導我,以後遇到這些情況,該怎麼講較好。疏通有沒有效,在幾天後看他們和我的互動就知道了。

問:濟寧這麼努力學習,希望自己日後能朝什麼方向成長?

寧:我目前最缺的還是經驗,尤其是如何精準評估外場,例如搬一個廠該多少人車?動線如何?要做多久?那就只能不斷去現場看、去帶場,然後回家再請教爸爸。我個人要學習,一定會找最正統、最專業的,不學旁門左道,這點我很執著。我曾問過爸爸,你有什麼東西沒搬過的,他想不出來。他做這一行三十幾年,搬過的種類太多了。所以我要學搬家業,就向他學習。

賢:我常常很希望有一條傳輸線,把我三十幾年的全部知識直接灌到他腦中。

寧:爸爸也希望我對這行儘快瞭解,有客戶來電也才能回答各種問題:搬家怎麼搬,會怎麼樣做保護、會搬多久、搬幾車、價錢怎麼算…最常被問到的不外乎這些。這就是他希望我在情況允許時儘量外出帶場的原因之一,從實戰經驗的學習,是最快的成長方式。

現在爸爸所有的那一套,將來都是我的工具。希望能青出於藍,這就是我對自己的期許。

【側記】

守成不易,大家都明瞭;而接掌已成形茁壯的團隊,維繫成員向心力、保持戰力,並因應大環境開創新局,更是難上加難的任務。顯然楊賢明多年積累來的基本功、市場嗅覺和管理功力,在帶領乙久利搬家時發揮得淋漓盡致。在乙久利搬家的辦公室訪談楊賢明和楊濟寧時,客戶來電從沒間斷;接近下班時間,不時有下了工的師傅面帶笑意走進來,交出今天搬遷的單子,說今天生意「很多」。

楊賢明一家人就這樣各自坐鎮辦公室,始終維持穩定的忙碌,但沒有應接不暇的慌亂。面對我們各種提問,楊賢明一派氣定神閒,像沏茶聊天那麼自然;他叮嚀師傅「冰箱裡有綠豆湯,趕快去喝」時,與其說是老闆,更像慈父,話中懷柔卻見力量。

成長在父母奔波於工作的家庭,青澀時期的楊濟寧擺盪在學校與補習班的時間相當長;但他從不缺乏父母的愛,也不曾迷失自我,連青春期少年常見的翹課翹家、夜遊等行為也從未發生(楊濟寧謙稱「我也不敢啦」)。每個人生階段的走向,他似乎相當清楚,好像時候一到,就可以毫不猶豫地選擇。

訪談過程中,大半輩子都奉獻給搬家業的楊賢明,說起這一行總是口若懸河,彷彿有一肚子說不完的故事。而楊濟寧總是在一旁靜靜地聽,從不插嘴;等我們問他問題,他便換一個人似地侃侃而談,聲調沉穩不似年僅廿餘歲的青年。

「倦勤」在許多上班族來說,就像傷風感冒一樣常見,我們問楊濟寧入行至今,遇到挫折是否曾萌生任何退出的念頭?他還是一貫堅定地說「沒有」,挫折當然在,而且有大有小,但只有在疲勞的時候「會很煩」,僅此而已。

戲棚下站久了,就一定有你的一席之地。以楊濟寧的拼勁、熱情,加上父親楊賢明毫無保留地經驗傳授、循循引導,他們早已是搬家業這個大戲棚不可分離的一部分了。

乙久利搬家貨運有限公司 http://www.ejl-m.com.tw/

服務過的對象:

時代國際飯店股份有限公司、優美股份有限公司、香港商港大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香港中信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全真概念健康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永豐人身保險代理人股份有限公司、宗邁建築師事務所、瑞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秉桓有限公司、暐特股份有限公司、美兆生活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上鴻水電工程有限公司、最佳娛樂經紀股份有限公司、鑫亞通信工程有限公司、頂晟企業有限公司、中菲行航空貨運承攬(股)公司、丞得電業工程股份有限公司、邰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香港商利豐品牌代理股份有限公司、聯美室內設計有限公司、員邦室內裝修設計股份有限公司、明基友達文教基金會、古岳文化事業有限公司、晶洋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利易通企業有限公司、國立清華大學、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李慶華立法委員、財團法人漢慈公益基金會、和正通訊工程行、立得電腦通信有限公司、社團法人台灣婦女展業協會、垠旺精密股份有限公司、台灣星亞洲股份有限公司、富源室內裝修設計有限公司、南山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遠傳電信股份有限公司、行政院經建會、台灣易利信股份有限公司、亞洲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新世紀資通股份有限公司、莫凡彼餐飲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理成營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亞東紀念醫院、遠東紡織股份有限公司、輔仁大學、祐成科技有限公司、邁達康網路事業股份有限公司、茂鑫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富喬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力相光學股份有限公司、躍獅影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瑞欣成有限公司、台灣和寶科技有限公司、總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泰興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島嶼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偉聯網有限公司、新潤建設股份有限公司、飛峰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國瑞科技有限公司…

CIS 說明:

企業人物

以體型龐大的鯨魚為企業識別標誌,象徵乙久利雖然只是「小蝦米」級的中小型企業,仍能以卓越服務品質與工作的高效率,創造出驚人的龐大服務量;同時鯨魚給人的穩重與溫和的感覺,也代表乙久利所提供的優質搬遷服務,值得讓顧客安心、信賴。

楊賢明/乙久利搬家貨運有限公司 業務經理
楊濟寧/乙久利搬家貨運有限公司 負責人
電話:02-2728-1111 傳真:02-2795-4400
公司地址:台北市內湖區民權東路六段180巷42弄18號1樓
員工總人數:24人
車輛總數:12輛